濃濃的母愛

2014-02-12

時間過得真快,一轉眼,進入盛夏,暑氣逼人。算了算,離最近一次寫心情日誌的時間,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。再敲鍵盤,指尖生澀,似有許多話要說,卻又一時不知從何說起。

這一個多月來,我跟眾多大老爺們一樣與網路關聯的少了,與電視和南非世界盃關聯的多了。今天終於可以靜下心來,小女人般抒抒情懷了。

十天前,我因為看球,淩晨4點多才睡,早上女兒什麼時候去學校的我也不知道。臨近中午才從睡夢中醒,猛然想起還要回學校那邊的書廬(女兒對陪讀房的戲稱)給女兒做午飯,連忙起床顧不得洗漱就往那邊趕,等趕到那看到“鐵將軍”,才想起門鑰匙還在女兒手裏。沒辦法,只能到學校門口去等她下課了,到了那正逢下課鈴響,心裏還暗暗思忖,好巧。於是站定翹首往校內看,生怕女兒與我錯過,由於太專注,根本沒意識到有一股力量正向我襲來,一個大塊頭男孩眼睛往後看正跟同學聊著天,身子卻不停的往前走,只聽“嘎吱”一聲,我就已經虔誠的親吻到了地面,腦袋也霎時懵了,什麼感覺也沒有了,只覺得這回糗大了,不一會女兒小跑過來,疼惜的問我咋回事,我這才回過神來看看那個撞我後一直在說對不起,一臉沮喪的小夥子。看他那闖禍後真誠的樣子,心頓生憐惜,也顧不得問他班級和姓名,就讓他走了。我稍微在原地休息了一會,就要女兒撐扶著從地上爬起往書廬走,一路上女兒關切的問我要不要去看醫生,我輕描淡寫的說沒什麼大礙,回去睡一覺就好了,女兒拿我沒辦法,只得由著我。但她心裏一直在擔心著,回書廬伺候我睡下,就偷偷的發信息給我的朋友,要他們說服我去看醫生,當時我睡意正濃,接到朋友們的催促電話,還怪她多事,驚擾了叔叔伯伯們,女兒感到很委屈,再也不敢吱聲,只到客廳去暗暗抹眼淚了。不知睡了多久,一陣鑽心的疼痛讓我驚醒,這時已經不見了女兒的身影,我摸到放在床頭的手機想看看時間,看到的卻是女兒留下的一段話:“媽媽,你知道嗎?我很愛你,為了我能平穩度過這緊張的高三,你不惜租房陪我讀書,我已經很感激了,現在你又是因為我而摔倒,我真的真的很內疚,請您為了我愛護自己的身體,去看醫生吧”頓時我的淚奪眶而出,這時朋友的關切電話也接踵而來,我才定定神看看自己的手,我的乖乖,手已經腫跟個大包子似的,還伴著劇烈的疼痛。這才邀約陶姐姐陪我一同去看醫生,到了醫院,拍了片,醫生看片後說:“骨折了,要住院,還要打石膏一個月。”聽到後果竟然這麼嚴重,腦袋刹那間又灌水了,眼淚也跟著流了出來,右手下意識從包裏摸出手機給遠在深圳的媽媽撥電話,電話的那頭傳來媽媽蒼老的聲音,我沒有多想,只是急急而嬌喋地對著話筒哭喊:“媽媽,我手摔斷了,沒法動,回來陪我”“滿崽,手怎麼摔了,我這麼遠一時半會也趕不回去啊,先請個人照顧吧,我安排妥這邊就立馬趕回來”當時我根本沒注意到醫生那詫異的眼光,過後姐姐微笑的責備著:“你就沒注意到醫生在笑話你?都四十好幾的人了,在媽媽面前還像個孩子,也不考慮下媽媽的年紀,還讓她老人家為你操心,真還沒自己女兒懂事呢?這裏不是還有我照顧你嗎?真是的!”這時我才意識自己先前的冒失,趕忙再打電話過去,要媽媽別著急,並告訴她有姐姐照顧不用她回來了,可無論我怎麼說,老人家都說已經安排好了歸期。這就是濃濃的母愛,突然想起一句古語“百歲都要娘”。

晚上,女兒看到我手打著石膏,淚馬上就噙滿了她的眼眶,她一邊撫摸著我受傷的手,一邊溫柔地說:“媽媽,別怕,有我呢,從今天起讓我來照顧你,你什麼都不用想,只要好好的養病就行”看著平日裏大大咧咧‘假小子’般的女兒,此刻是如此的體貼知心,眼睛酸酸的,心裏卻是暖暖的,嘴裏卻還嘟囔著“我不用你管,你只要把自己的學習搞好就行”。接下來的幾天裏,女兒早上總是要幫我洗漱好,喂我吃過藥,並叮囑我乖乖的聽她伯伯話才會去學校,下午一下課就早早的回來了,她伯伯問她為什麼不上晚自習,她就抱著姐姐親熱的說:“我留戀伯伯的飯菜香噻!”其實我心裏明白,女兒是不放心我,怕我晚上會出門去接她再有什麼閃失。看著如此懂事的女兒,我心裏真的好幸福!好幸福!一生所愛的人
願你被這世界溫柔相待
關於前世、今生、來世
鐫刻你我的青春
最終荒蕪了誰的青春?
信念と行動力
關於尊嚴和愛情的備忘錄
僕とその会社の担当者は
この小説は
若草

引用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