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無聊

2013-07-26

25100.jpg
今天太陽火辣辣的,走在這樣的太陽底下,我雖然是大汗淋漓,卻分不清我是熱還是冷。我只知道我心裏很冷。

某某人說無聊,我想我是挺無聊的。工作十分的清閑,平均每天才工作一個多小時,剩下的一大堆時間全由自己支配。有一堆時間,卻無事可做,想不無聊也不行。

我太都時間待在家裏,早上七八點醒來,刷牙洗臉,再怎麼慢悠悠,在九點前都能弄好了。也許太無聊,太早上就抱著手機,看看空間,看看短文,或等著看看手機有沒有什麼信息飛來。要是沒有,有時就發一早上的呆。有時候煮煮早餐,或泡上一杯檸檬茶,一早上也就那樣過去了。

想來自己真該是無聊的人。沒時間時犯困,有時間就睡不著。大學及大學以前,眼睛老犯困,總是睡不醒的樣子。三四歲開始,我記得自己就特別嗜睡。天天早上大人催起床,總是起不來,為了睡覺,早餐也不肯吃。記得一天,被叫了十幾次還不肯起床,姐姐看不過去,把我從床裏拖下來,拖到地上。姐姐以為我被拖在地上應該睡不著了,於是她就出房間去了。誰知道,姐姐一走,我趴地上又繼續睡。一直睡到中午大人們幹農活回來吃午飯,我才起床。

記得還有一次,媽媽喂我吃飯。沒吃幾口,眼皮子就重的不行了。嘴巴裏含著一大口飯就閉上眼睛趴在飯桌上睡覺了。媽媽拉起我,叫我醒來把口中的飯吞下去再睡。可怎麼叫我,我都懶得把飯吞下去,只管閉上眼睛睡覺。其實那時候我是有意識的,就是眼睛困得不行,就什麼都不想動。媽媽見叫我不管用,就一邊拍我嘴角,一邊喊我把口裏飯吞下去。被拍惱了,我沒有把飯吞下去而是吐了出來。然後閉上眼睛哇哇哭起來,邊哭著,邊說我很困我要睡覺。媽媽見我把飯吐出來了,就抱著我去睡覺了。

讀小學開始,我就不像別的同學那般精力旺盛。我就要午休,一沒午休,就沒魂似的,要趴桌子睡覺。但小學好點的是,在課堂上很少睡覺。

上了初中開始,就不知道為什麼。中午雖然有午休。可一到上課聽老師講課就犯困,怎麼也控制不住。為了不讓自己上課睡覺,使出了各種方法。比如聽人說喝茶葉茶可以提神,我就去喝茶葉茶,可是發現喝了更渾身乏力,上課睡得更香。聽人說塗風精可以提神,於是就去塗風油精,但發現即使辣眼了也不能抑制我上課睡覺的欲望。聽人說想睡覺的時候叫同桌用力擰自己就會清醒過來,於是每次想睡覺時候就叫同桌用力擰我,雖然擰到我兩手臂上都青一塊紫一塊,我還是一樣犯困。後來實在沒辦法,上課就不折磨自己了,要睡就讓自己睡。對於課堂上的知識,下課再進行惡補。想來上課睡覺,在課後要付出的時間是要很多的。上了大學,上課也一樣會瞌睡,但自己已習以為常了。反正在工作之前,總是那麼嗜睡,每天似乎都睡不醒,天天要鬧鐘吵自己起床,有時鬧鐘鬧了好幾回也不願起床。

現在工作了,一般都下午上班。一個星期中最早的班也不過九點多鐘,有的是時間給自己睡,可是卻怎麼也睡不久。總是醒在鬧鐘的前頭。

也許時間多了,無聊了,做事也磨磨蹭蹭。想來那麼多時間也不知道被我耗到哪去了。雖然沒用來睡覺,也不見的自己用來做什麼正事。有時翻幾頁書,一大早上就過去了。

想來我是無聊的。有時候會一個人跑到廣場上的亭子裏,聽一早上老爺爺老奶奶們唱歌拉琴;有時候會獨自跑到江邊吹風,吹一個下午;有時候會大晚上跑江邊花幾個鐘散步,看閃鑠的霓紅燈;有時候一大早上獨自跑街上看路邊的芒果樹上的芒果;有時候轉了大半個縣城去遠遠的超市買菜;有時候幹脆什麼也不買去超市拉個空籃子閑逛;有時候靜靜地坐在陽臺上吹風數星星。

想來出來工作,我太過於無聊。總是會想念過去的某些事,想念某個人,在意某個人的某句話,某個人的心情,滿腦子想著某事。總喜歡買一大堆書放著,偶爾翻幾頁也很是滿足。寫一些無關要緊的文字打發時間。

雖然無聊了點,但我卻極其愛無聊的現在。很喜歡無理由地揮霍時間,就像有時候喜歡無理由地花錢買自己喜歡的東西。喜歡享受著時間靜悄悄地滑過指尖;喜歡享受著時間在緩慢地步伐裏溜走;喜歡享受著時間伴隨著文字在小小的熒屏裏閃現;喜歡享受著時間伴隨想念的思緒慢慢走遠。

想來我是無聊的。可我不喜歡讓自己沉浸在電腦裏。我沒有什麼心情看電視劇,沒有什麼心情看電影,沒有什麼心情淘寶看東西買東西。我從來不把自己與電腦帶上聯系。我也不喜歡聽歌。有時候覺得自己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。在靜寂的夏夜,獨喜歡泡上一杯茶,將自己淹沒在無邊的黑夜裏,躺在躺椅上看天上的星星。

在這樣的無聊的日子,我覺得很是幸福。我不知道未來的日子能不能比現在的還幸福。總之我認為幸福很簡單,平平淡淡,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是一種幸福。

引用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