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,不需要方式

2013-08-05

生活中總有一些小事,即使經過歲月的洗滌,被塵封在記憶的某個角落,然而一旦被無意扯出,就會觸動心靈深處那根脆弱的弦,彈出的是酸楚的曲調,為普天下那些用同樣的心去愛自己孩子的父母們。

暑假結束了,我送女兒去上學,給女兒整理好床鋪,剛坐下休息,同寢室的幾個女孩也相繼來到,最後一個女孩一看只剩下一張上鋪,對著正領著大包小包 進來的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不滿地吼道:“看,沒有下鋪了吧,幹什麼都慢騰騰的,總是誤事。”男人沒說話,把臉盆、暖瓶、茶杯等一樣樣給女兒擺到桌之上。突然女孩想起來說道:“手鏈、我的手鏈呢?”男人急急忙忙地各個衣兜裏翻開來,原來她的手鏈斷了讓父親修煉,父親不知將它放哪了。女兒大聲地責問著:“誰像你這麼笨,連一件事也辦不好------。”自己的孩子當眾數落父親“笨”這讓誰能受得了。但是她父親沒有發火,也許是礙於人多怕女兒受不了,寧肯自己難堪,只是漲紅了臉,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,在眾目睽睽下不知所措地諾諾道:“要不我重新給你買一個?”

我想做父母看到心裏的滋味也一定象那位父親一樣不好受,我的心裏像許多小蟲在噬著、爬著,一直爬到我的眼角,澀澀的、濕濕的,濕的像一張拓印紙一樣讓我記憶中的一件事清晰地顯露出來。

去年十二月一天,風冷氣寒。接到女兒的電話:說想吃烙單饃。我告訴她:明天十二點前給她送去。

然而第二天卻因為一件事耽誤了時間。猛然想起:如果我不去,女兒已錯過了學校的開飯時間,中午必定餓肚子。我像充滿電的機器,先打開煤氣灶燃著鍋,再洗手和麵,不一會兒就把饃烙好了。婆婆幫我用袋子包好饃(天太冷免得涼,)系在車把上。我發動摩托車,連婆婆囑咐的話也沒聽清,就風馳電掣向寒冷沖去。原來自己竟光著頭赤著雙手。二十多裏的路啊!

到了學校,女兒已經在校門口等候。我的雙手已無知覺。女兒動手將饃解下來說:“饃還熱乎乎呢,天這麼冷,你咋不戴手套?看你的臉都是紫的,你冷地很?”我搖搖頭,哆哆嗦嗦地說:“不要緊,快回去趁熱吃吧。”

回到家,我病了幾天,但我從未提起過。因為這是做父母的最基本的責任和義務。也許有人認為那麼遠的路大冷的天只為給女兒送幾張烙饃,哪里不能買。可是這是一種心情,我用最快的速度給女兒送去的不單單是幾張烙饃,更是對女兒深深的愛。今天聽到這個女孩喋喋不休地數落她的父親。他的父親雖然笨拙、木訥些,但是他卻用最簡單最樸實的方式詮釋著對女兒的愛。

愛,是依程度的深淺來衡量的,而非是用速度的快慢來衡量的。人的性格有好有壞,性情又麻利幹練,也有緩慢遲鈍。但是不管是脾氣暴躁或是溫柔賢淑,無論速度是快是慢,無論是嘮嘮叨叨或是沉默寡言,即使天涯海角,父母心中都有一根牽掛兒女的線,這種愛是無法用任何方式來形容的,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。但是他卻在默默地牽掛著你、滋養著你、關愛著你。
一年離別季 エッセイの書き方のコツ(18):磨きあげる 朵朵離人意 無聲心伴曲 風絮雲伴曲 旭日東昇的清晨 夢入牽刻感如畫 黑暗 讓世界再給你一顆心 さようなら

引用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